www.xg20.com

【专访】吴青峰:流行音乐已经没有套路所以更要随心所欲

时间:2019-10-04 14:34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有人会说,吴青峰变了,他开始接受自己曾公开表示不喜欢的音乐竞技综艺,甚至开始当上了主持人。但在吴青峰眼中,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走出舒适圈的过程。 最近这两年,或许是歌手吴青峰在大众面前曝光最多的时间。2017年1月苏打绿休团之后,主唱吴青峰货真价实

  有人会说,吴青峰变了,他开始接受自己曾公开表示不喜欢的音乐竞技综艺,甚至开始当上了主持人。但在吴青峰眼中,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走出舒适圈的过程。

  最近这两年,或许是歌手吴青峰在大众面前曝光最多的时间。2017年1月苏打绿休团之后,主唱吴青峰货真价实地休息了整整一年的时间。2018年开始,他重新以新人歌手的身份亮相,登上了《明日之子2》、《歌手2019》的舞台,分别以导师和选手的身份,参与了他此前多次拒绝的音乐竞技综艺节目。他还没有错过2019年火爆的网综《乐队的夏天》,担任“超级乐迷”,以乐迷的身份, 见证了这个夏天乐队文化的再次繁荣。

  今年9月6日,吴青峰发布了全新专辑《太空人》,12首歌,在专辑介绍中,整体编排被形容成“序、角色、三部曲、迷恋、自我、记忆透过音乐融合成十二个章节,在现实的非现实里,在非现实的写实里,一切似是而非。”从一开始的《译梦机》,到《巴别塔庆典》、《太空人》,再到最后的《线的记忆》、《Outsider》,都完全使用了不同风格进行演绎。

  有人会说,吴青峰变了,他开始接受自己曾公开表示不喜欢的音乐竞技综艺,甚至开始当上了主持人。但在吴青峰眼中,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走出舒适圈的过程。“虽然讲起来是打脸,但我很庆幸有这个过程。我一直不了解这件事才会一直去拒绝,这件事会不会跟很多人没听过我的歌,就片面断定我这个人或者所有作品一样?这些都是都是很武断以及带有偏见的,是会阻挡自己了解更多值得珍惜的东西面貌的门槛。我觉得得去打破,(亲自)感受了才有资格说这件事我到底要不要做。”

  参加这些节目,也让吴青峰体验了之前完全没有体验过的人生。虽然这些节目跟新专辑中的歌曲大多没有直接关系,除了有一半写给《歌手2019》节目的《歌颂者》,但这些全新的人生体验,都是他创作新歌的养分,“每天过的生活,其实对我来说都很像是一种捕梦网的角色,我可能在里面捕到了一些什么,也筛取了一些什么,当这些东西离开我身边时,我一个人静下来就会有歌产生。”不管是洗澡还是在交通过程当中,这些场景都有可能让吴青峰产生灵感。

  最大的惊喜,是吴青峰就算已经接触了这么多商业包装,依然能够在创作中保持自己的初心和自我,甚至没有太多去影响歌迷的企图心,“如果有人为了影响对方(而创作)的话,我反而觉得自己做的事,是想告诉你,你别想影响我。”

  他并不会拒绝商业,但不会被裹挟,依然强调做自己,“我觉得大家好像很喜欢套路,商业不商业,或者是商业就是原罪这样的话题,但重点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谁不牵扯到商业。我都是关注自己想做的事,如果我想做的事情是商业的,我也OK,比如兜售我的专辑。”

  吴青峰:做专辑,是我写歌、发表作品最喜欢的一个形式吧。有时候单曲一首一首地出,会有一种话犹未尽的感觉。我觉得可以用12首歌去讲一个故事,用他们彼此连接的关系去讲一首首歌之间没有办法产生的更大空间,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表达方式。

  吴青峰:其实《太空人》写的是,太空人跟星球之间的关系,只是一个比喻,跟实际上的太空或者科幻类的东西,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,只是在比喻一个不得不把他们拆散,或者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的引力跟距离。其实它讲的,是我们很平凡的人与人之间相处的距离,心跟心之间的距离。所以这张专辑,是在一个遥远星球上,遥想那个回到地球的太空人他过得好不好。他在问太空人好不好的时候,是希望太空人(反过来)问我好不好,是这样的意思。

  界面文娱:这也是你第一次编写词曲之后,再亲手参与到编曲的部分吧?感受如何?

  吴青峰:对,第一次参与这么深入,几乎就是自己要做完大部分的事情。感受就是蛮不一样的吧,对我来讲真的是两件不一样的事,当两个不一样的身份的歌手。

  吴青峰:没有,其实是先有这些歌的。大部分的原因,都是因为有了这些歌之后才决定要出专辑的。在决定做专辑所有歌的过程中,我在demo里也把编曲做得七七八八了,所以我跟另一个制作的伙伴秀秀老师,在制作方向上也希望尽量维持demo的感觉,所以就很顺势自然地发展。

  界面文娱:在2018年结束休假之后,你其实参加了不少节目,《明日之子2》、《歌手2019》、《蒙面唱将3》,是如何在忙碌中抽空做完整张专辑的?

  吴青峰:其实不是抽空,应该说是做音乐这件事对我来讲不是抽空做的事。你看到的所有的那些节目,才是我抽空去做的事。我觉得每天过的生活,其实对我来说都很像是一种捕梦网的角色,我可能在里面捕到了一些什么,也筛取了一些什么,当这些东西离开我身边时,我一个人静下来就会有歌产生。所以对我来说,那些是我空闲的时候去做的事,因为这些事我会好好去生活、好好去感受,才能有很多的想法想说。也不是为了写歌去做,而是在这个过程中,我有很多东西产生。

  要说我的新歌跟这些节目的直接连接可能也没有吧,如果要说比如《歌手2019》时候写了首《歌颂者》,其实有一半是献给节目的,因为那个节目带给我的感受跟身为一个歌手的不同体会,但影响到这张专辑的 ,不止是这些节目,是整个我活到现在的人生总汇加起来。

  界面文娱:而且这些歌的整体品质都不错,对吧?你之前说过洗澡的时候灵感迸发很多,还有其他场景也会迸发灵感吗?

  吴青峰:也不是每次写的大家都会满意,对我来说,任何去评判品质的标准都是不合理的,反正我有话要说。其他场景的话,就是移动的时候,比如交通时间、等待时间和走在路上的时间。有时候不太容易记录下来,就结束这件事一坐定赶快写下来。我以前记在心里,后来上了年纪(笑),累计多了发现忘了,后来就写下来。

  吴青峰:蛮不一样的吧,我去参加这些节目是对的,那时候我抱着一个想法,比如参加《明日之子2》星推官,其实有点像当老师的感觉,到了《歌手2019》是当选手。多年前我也曾说过不去参加《歌手》,这个虽然讲起来是打脸,但我很庆幸有这个打脸的过程。因为我一直不了解这件事,才会一直说不、一直去拒绝,这件事会不会跟很多人没听过我的歌,就片面断定我这个人或者所有作品一样?这些都是很武断以及带有偏见的,是(一个)会阻挡自己了解更多值得珍惜的东西面貌的门槛。我觉得得去打破,(亲自)感受了才有资格说这件事我到底要不要做。我没有真正走一遭的时候,没有资格去评断这件事。我感觉挺值得的,我很感激《明日之子2》和《歌手2019》这两个节目,因为他们在筹备的过程中,他们很看重音乐这件事,他们的功课、认真态度超乎我的想象。

  吴青峰:《乐队的夏天》我单纯去当观众,看乐队表演就很爽。乐理的部分张亚东老师讲的比较多,幸亏有他,我基本觉得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要讲什么,因为那些乐队的音乐都好生动,那么生动的演出在你面前结束的时候,却要用语言去形容这一切,就显得非常的乏味你知道吗?我反而觉得硬要为了节目去挤出一些话的那个自己挺痛苦的。

  吴青峰:参加综艺是非常走出舒适圈的,不仅如此,简直像是走进了恐怖圈,但最后发现还挺舒适的。我发现我挺喜欢恐怖的(笑),有些真的恐怖就算了。

  界面文娱:是不是因为2017年刚开始休息的时候,特别特别的舒适,比如你在这一年里看了一百多本书。一般看些什么类型的?

  吴青峰:对啊,我每天只要坐在书桌前多好。那时候,一边从小时候听的音乐开始听起,然后一边也把从小时候看的书再捡回来看看,看过的和新书大概一半一半吧,还有是买了一直没时间看的书,文学类居多吧,小说、散文之类的。

  吴青峰:大概吧,对啊,就跟人吃了什么会拉出什么是一样的道理,我觉得创作有时候它就是一个排泄,对我来说是个出口,吸收了什么就会反映在表现的东西上。

  界面文娱:而且你创作自己喜欢东西的同时,不会被商业束缚,还能获得很多歌迷的喜欢。

  吴青峰:这点我还蛮幸运的。我就是一个没有目标的人,我的目标就是把现在眼前答应的事情做好,只有这样而已,我不会有那种两年、三年后要干嘛的那种目标。(界面文娱:音乐上也没有要达到一个什么程度,或者传递什么思考给歌迷?)没有。

  界面文娱:很多成功的或者出名的人,其实会特别想更多地传达自己的观点,你完全没有这样的意向吗?

  吴青峰:我比较反过来,如果说有一些人是为了想要去影响对方(而创作)的话,我反而觉得自己做的事,都是想要告诉你,你别想影响我。没有办法,听不了劝。

  界面文娱:以前看过你演唱会和发布会怼歌迷记者的合集。哪些话你听了就很想怼?

  吴青峰:我表面上是这样,但我其实吸收别人的意见也吸收的挺快的,也愿意换个角度想一想,所以才会打脸地跑去参加《歌手2019》,因为我觉得自己不想要成为那种人,我怎么可以自己先这样做。

  我不知道我怼人有什么规律,想怼就怼,要有怼的灵感。有的人讲得我气的七窍生烟,但我没有怼的灵感,我也不会。我就给他一个眼神(凶狠,笑)。采访也是,我们都是开玩笑的,他们都很开心啦,因为有些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,就会老实说。

  界面文娱:主流商业艺人里,敢于这样做的很少了。你怎么保持自己不受外界影响和控制的?

  吴青峰:我没觉得(我是),现在都没觉得。那些都是外在形成的现象,其实跟我写的歌没有太大的关联,我觉得那些都是机缘下的产物吧。

  我觉得大家好像很喜欢套路,商业不商业,或者是商业就是原罪这样的话题,但重点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谁不牵扯到商业,我不懂,就算是以物易物的年代也是商业,所以我觉得这种事都还蛮形而下了。

  我都是关注自己想做的事,如果我想做的事情是商业的,我也OK,比如兜售我的专辑,大家赶快去买一张我的专辑,就算觉得歌不好听,但它的包装很精美,可以为了包装买对不对,当做买艺术品,这种感觉。

  界面文娱:很多歌迷都会觉得,你的歌里,音乐和歌词的一致性都很强,这跟你小时候成长中的什么有关系吗?

  吴青峰:跟我从小很喜欢看字典有关系吧,我从小就很喜欢研究刁钻的字,对我来讲用那些字是很自然的事情,但因为用了那些很奇怪的字之后,大家就误以为我很有文学素养,搞得我压力很大,自此之后就拼命看书,希望可以不要辜负大家的不对的、虚妄的美称。我觉得我写的东西跟文学还是差很远,但我同时觉得没有一样东西可以不称作文学,我们随口讲的话也可以叫文学,你写的报道可以是文学。

  很多诗经其实也是为了大家抒发感想唱出来的,所以我们以前在上文学概论的第一课,就是探讨歌舞乐是否三位一体的问题,比如古代人在这个山头跟那个山头说话,只能大喊、浓缩一句话,来告诉大家要讲什么,用唱的方式。那个东西渐渐变成文学,就是来自于生活。我也不觉得需要把自己的东西定义成文学,它就是生活,就是一个心中很自然的排泄物。

  吴青峰:排泄物没有什么不好(笑),流了汗也是排泄物,它让身体可以一直循环,它为你带来更多的能量,腾出很多空间去吸收更多的东西。

  界面文娱:现在整体音乐都在走fusion的风格,大融合,你在创作中是如何尝试融合的?

  吴青峰:我这张专辑(《太空人》)就很fusion,因为那时候公司写专辑文案时问我,你这张什么曲风,我就问制作人,他也觉得好难讲,因为鼓、贝斯可能是R&B,也有HIPHOP和古典,但唱的又不是。唱的是什么呢?是POP。这叫什么乐风,他也讲不出来,就很随性吧,太空乐派(笑),只要无法分类都可以归到我这个乐派,我OK的,我们这派就是很乱来,胡搞瞎搞(笑)。

  大家觉得很经典的乐风,其实他们创新出来的时候,也是大家没听过的东西,所以这就是历史和当代的差别而已。我们说古典乐好了,在那个年代就是他们的流行乐,这就是发展过程而已,没什么了不起的。

  吴青峰:我正觉得因为很难混,所以更要随心所欲地做音乐,因为你已经没有套路了,我觉得什么歌大家会喜欢,歌迷也不知道,与其追逐那些根本没有办法抓的准的东西,还不如顺从自己的内心就好。



Power by DedeCms